张艺兴小迷妹,爱原耽爱睡觉.

||对长亭晚_

© ||对长亭晚_ | Powered by LOFTER

吴羽策生贺【双鬼】虚妄

策爷生日快乐!!!虚空再战一百年!!!

吴羽策生贺..为什么李轩是主视角我也不知道x

渣文笔ooc烂尾,短篇完


“阿策,你好了没?”李轩打理着行李箱底的最后一点衣物,没有回过头就这么下意识问了一句。然而此刻,略显空旷的出租屋内却没有任何人回答的声音,空气也没有丝毫气息,甚至还细微回荡着李轩的嗓音。“啧,他都走了还问什么。”抵着床沿起身,环顾一下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内确认没有差错,李轩才稍显疲倦地向后倒下,整个人呈大字型地平躺在床上。
  第十二赛季虚空双鬼同时宣布退役,大体内容由李轩陈述,吴羽策也只是在临近结束的时候淡淡地表达了对虚空的感谢和未来的祝福。毕竟是联盟中人气颇高,实力过硬的搭档组合。退役的记者发布会现场更是座无虚席,各类“长抢短炮”皆是上阵,几乎围到整个会场水泄不通。但却依旧没有人发现虚空双鬼在桌下,有意无意搭在一起的双手。当然,发布会可以用一套官方去应对,但是在结束后的“欢送会”上,当事人双方也是不由得被一众好友猛灌好几瓶。“队长副队,你们退役了然后准备怎么办?”尚还有一丝清醒的盖才捷目光转向当事二人,“以后?和阿策在一起咯。”大概是有着酒精的催化以及对未来未知一切的憧憬,李轩迷迷糊糊地丢下一个足以引起一众“yoooooooo”声的重磅炸弹。“话多。”随手抄起一本宣传册,双手微搓卷成圆筒状,抬手往自己老搭档的额头上“嘭”一声。“阿策别这样!”明明敲击力度没有很大,但李轩依旧借势满脸委屈状捂住额头,就差没两眼泪眼汪汪了。“……我又没用力。”拿出手机拇指滑开屏幕,视线移向正放闪着淡淡荧光的手机。李轩明显不甘心,趁着对方心不在焉的时刻,往他脸上迅速地偷袭一下,一脸满意。“哇哦!你们藏得好深啊!”“深什么啊,我早就知道了好么!”“快快快求内幕!”围在一圈的几个虚空外队员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几个一脸“我啥都不知道”的虚空内部人员。“好啊你们几个,都不告诉我们!”“咳咳,”以李迅为首的虚空一众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虚空的大门永远为你们开启,谁让你们不来呢?”话尾语气上扬,“得了吧,你们几个从实招来吧!”看着在沙发上闹成一团的几个人,吴羽策也是难得扬起唇角,微微显出笑意。“阿策,你笑起来好看。”“呵呵。”
    兴许也是因为整理房间太累的缘故,李轩竟是枕着自己的手臂沉沉睡过去。
    午后的微风吹得窗外树叶悉数作响,淡金色的阳光透过鹅黄色棉布窗帘,隐隐地撒进屋内的木质地板上映出一片或深或浅、前后荡漾的阴影。依然处于迷糊状态的李轩眼睛都没睁开就已经伸手在床头柜上左右乱拍,摸到手机后随意地解开密码。没有未读信息,轻啧一声往身旁一丢。睡意已经稍稍褪去,但他却依然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目光愣愣盯着天花板。“哎,还是以前好啊。”心有烦躁,戴上耳机半阖上双眼闭目养神。耳机中慢慢响起当下已经不流行的歌曲,歌手透着伤感的嗓音唱出“也许未来你会找到懂你疼你更好的人,下段旅程你一定要更幸福丰盛……”
     三天前,吴羽策默不作声地丢下一张写着十几个字但是洋洋洒洒写满整个纸条的一张纸和一整屋子的回忆离开。和曾经搭档的时候一样,双方都没有去主动联系对方,就好似生命中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或许吴羽策一方还好一些,但是李轩的生活就不是那么自如。面对像是空城遗迹的出租屋和没有被对方带走的杯子、手套、衣物等,他有时候也会看着这些东西愣神。退役之后的二人,李轩选择了在一家国企开始正常的工作,而吴羽策则是开始重新念书进修。依照纸上的说法,吴羽策是认为国内的行情走向太过约束,他想出国。但李轩则是不太相信这一点,都已经适应了两三年了,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才决定离开呢?又为什么要背着他悄悄离开呢?诸多疑问和因素摆在面前,换作是任何人大概都会觉得棘手。但多年搭档下来,亦是两年情侣相伴,这其中的真实情况李轩大致也能猜到十之一二。
    冬至日即将来临,正坐在一家气氛温馨的奶茶屋的李轩单手稳着茶杯,拇指不断划过当前界面略有无所事事地刷着微博,恰在此刻无意间瞥到一个热门话题(#1222祝曾经的虚空副队长吴羽策生日快乐#) ,他才意识到,这距离上一次没有和他共同庆祝生日有多久了。

约莫是上个星期,吴羽策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电话内容无非是学业问题以及这个年龄段的人都要面对的——情感问题。前两年吴羽策都可以借着联盟或是学业的问题推辞家里人安排的各种相亲,但是年近三十,无论是哪一对父母都会亲自操手来处理这种事情。这不,电话一来就是安排相亲,推脱不成也只好放弃,虽然不像是吴羽策的作风却面对至亲也只得无济于事。

一天前,吴羽策母亲亲自打电话找到李轩,想和他好好谈谈,毕竟同性恋在当下依然是被视为异端。李轩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这位原来的“准岳母大人”对自己有了偏见,他也有考虑过社会人士对同性恋的看法,但同时认为双方家属都是开明的,有的话说通了也..应该没有问题吧?当然,这一切基于家属对恋人的初印象都不错。

从自我思绪中脱离的李轩似乎浑然不觉奶茶杯中的吸管已经被自己嚼的都快折了,脑海中回荡的尽是耳机中原先的曲调“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我不愿你独自走过风雨的时分...”

李轩依然清晰地记得给吴羽策表白的那天。完成一天训练的虚空全队正嚷嚷着晚饭要不要出去开小灶,这一句那一句的闹得他都快无心完成正事了,只得单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二声吸引了队友的注意力,“近期大家训练都很努力,所以..”“所以晚上可以出去吃咯!”“走走走赶紧的队长都发话了。”“周边有一家新店我和你们说啊...”轻风卷动窗帘的细微声响,留下的只有空荡荡的训练室和神色微妙的虚空队长,“欸阿策等一下!”“嗯?”微妙的对视三秒,“咳咳,那个我有件事...”吴羽策整了整手中的一叠稿件塞进文件袋中,随意地将袋子塞进书架上转过身,双手环胸等待李轩的后话。“阿,阿策我可能,可能...”清冷的灯光打在李轩脸上,修长的睫毛和浅黑色的瞳孔因为斑驳的阴影更显得坚定,“喜欢你!”神情微怔,鲜有的唇旁勾起笑意,抬起双手环住对方的脖子一点点凑近,扑朔的睫毛看起来都可以纠缠在一起——这就是吴羽策的回答。这一刻,他们彼此都似乎变成了对方的一部分,交织相融不可分离。

12月22日零点,无论是出于哪个身份,道一句生日快乐总没错吧。编辑短信,接收信号,发送,收件人吴羽策。摁下按键熄屏,李轩看着自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和蛋糕有些出神,也不是不知道吴羽策家的地址,但就这样冒昧送过去,难免加大对方亲人之间的矛盾吧。

“咚咚咚”隐隐约约的敲门声响起,“十二点了,不会是上门盗窃什么的吧?”小心翼翼地往外门靠近,透过猫眼模模糊糊倒映出一个身影颇为熟悉的人儿。

“看什么,再不开门我走了。”听了近八年的声音,猛一把拉开门。

“阿策?!”

“嗯。”

“...你,怎么?”

“我知道你肯定会找我,我等着了”

“等了多久?”

“两三分钟。”

“那你怎么知道..?”

“相信,足够了解。还有,爸妈同意了。”

 

----------end--------------


评论
热度(38)